切換到寬版
  • 0點擊
  • 0回復

[歷史文化]【歷史】崇禎的迷之自信:莫非朕不知兵? [復制鏈接]

上一主題 下一主題
 

發帖
252
配偶
單身
鮮幣
2534
威望
1026
貢獻值
0
樓主  發表于: 2019-11-01 16:12:52
崇禎的迷之自信,終于將自己和明朝帶向煤山的不歸路。


與喜好做木工活、將軍政大事放心委任魏忠賢辦理的哥哥朱由校不同,崇禎常常表現出“莫非朕不知兵”的迷之自信。歷史不是沒有給崇禎挽救危亡的人才和機會,但他的一系列自信過頭的“騷操作”斷送了大明最后的希望。這在明朝覆亡前夕表現得尤為明顯——崇禎十三年至十六年(1640-1643年),崇禎不斷干預前線指揮,催逼主將進軍決戰,相繼將洪承疇、孫傳庭及二人率領的大批精兵良將送上絕路,終成亡國之君。


遼東對決 屢次催戰


崇禎十二年十月,崇禎指派薊遼總督洪承疇任兵部尚書兼副都御使,主持遼東戰事。洪承疇從遼東各鎮選拔部分士兵進行合練,提升了明軍的實戰能力。次年三月,皇太極派遣濟爾哈朗、多鐸率清軍至義州筑城屯田,意在圍困錦州,引起明軍守將祖大壽的警覺,后者向朝廷求援。洪承疇統率援軍與清軍多次交手,雖然未能完全打破對錦州的包圍,但取得了一些小勝,給圍城清軍較大的壓力。

崇禎十四年初,清軍援軍抵達前線,對錦州的圍困愈發嚴密,甚至一度奪占外城。崇禎急催洪承疇進軍解圍。明軍與清軍大戰于錦州城南與松山,給清軍較大殺傷,前線清軍連連向皇太極求援;侍珮O親率大軍增援,形成了明軍和清軍重兵對峙于錦州一線的局面。
久經沙場的洪承疇敏銳察覺到清軍傾巢而來,后勤必然不能持久,結合錦州城防堅固、余糧尚多的情況,主張堅守松山、杏山等前沿據點,迫使清軍糧盡自退。崇禎贊同洪承疇持久耗敵的策略,但轉眼就反過來同意兵部的速決戰方針。


洪承疇在前線取得的小勝成為全軍的催命符。兵部尚書陳新甲、兵部職方郎中張若麒向崇禎力陳明軍可戰,主張速戰決勝、立即解除對錦州的包圍。洪承疇則深知大部分明軍的戰斗力不及清軍,且明軍上下畏敵情緒嚴重,他親自督帥的陜西精銳,能令起義軍望而生畏,但對陣清軍時甚至發生因恐懼而雙腿戰栗的情況。前線的八鎮明軍中,除吳三桂、白廣恩、馬科稍強外,其他明軍都不能獨當一面,只是在洪承疇強有力的整合調度下,暫時克服了對清軍的畏懼心理,展現了堪與對手匹敵的潛力。錦州守將祖大壽長期與清軍對戰,深知敵強我弱,也派人告誡洪承疇及兵部不要輕易決戰。


遠在京師的崇禎對此一無所知,只看到大軍進展不大,虛耗糧餉,而關內的農民起義正如火如荼亟待撲滅,于是與只知紙上談兵的陳新甲等一拍即合,催促洪承疇出兵決戰。崇禎還派遣張若麒等監軍催督進軍,張若麒到達遼東前線后插手軍事指揮,使明軍“但知有張兵部,不知有洪都督! (《明清史料》乙編)




兵敗雪崩 回天乏術
洪承疇有苦難言,被迫全軍向松山前進,他吸取了薩爾滸之戰中明軍分兵被清軍各個擊破的教訓,集中兵力抱團而進。然而洪承疇并不愿與清軍硬拼,明軍將絕大部分糧草留在寧遠附近的筆架山,只帶少量口糧。他的算盤是做出進軍姿態,一旦遭遇清軍強力阻擊,待糧草用盡即可回軍就糧。



洪承疇的謹慎自有道理,明末的明軍勇于虐民、怯于大戰,勝則爭功、敗不相援,當前抽調的士兵雖然已是邊軍精銳,但與清軍仍有差距。洪承疇的窘迫被皇太極一眼看穿;侍珮O抓住明軍主力猬集松山、與后方間距過大的弱點,派兵掘重壕進行封鎖,切斷松山與后方的聯系,并奪取了明軍留置在筆架山的糧草。
明軍全軍被圍、糧道被斷,與清軍激戰兩日后未能突圍,陷入恐慌和混亂之中。洪承疇會集諸將,準備拼死一搏,迫使清軍后退,但遭到諸將群起反對。原先催促進軍的張若麒此時反過來贊同撤軍,洪承疇不得不同意后撤。毫無戰意的明軍很快將撤退變為潰逃,除少數突圍外幾乎被清軍全殲。洪承疇率殘兵困守松山半年余,被叛將出賣,城破被俘,不久后降清。


洪承疇全軍覆滅,苦守錦州的祖大壽糧盡援絕,被迫向清軍投降。自此花費明廷巨額財富,由無數將士血肉澆筑而成的關寧錦防線轟然垮塌。
崇禎及其信任的張若麒等“一味催戰,視國事如兒戲,驅死地如恐后”(《明清史料》乙編),最終葬送了集全國之力湊集的九邊精銳,并丟失重鎮錦州,此后明軍在遼東對清軍再無還手之力。洪承疇的被俘和投敵,也使明廷愈發無人可用。而在戰敗初期音訊不通時,崇禎又自信深受國恩的洪承疇必然殉國,匆匆為叛臣立祠追恤,更使朝廷顏面掃地。




朝中無將 臨危受命
崇禎十五年二月,李自成二圍開封,崇禎面臨無人可用的窘境,猛然想起曾生擒“闖王”高迎祥的原陜西巡撫孫傳庭。孫傳庭以治軍嚴明、狡黠多謀著稱,其主要軍事生涯在剿殺起義軍中度過,多次擊破高迎祥、拓養坤、李自成等,就連與他不和的楊嗣昌都稱贊:“臣素知其才……幾番大殺,馬首迎降,剿是真剿,撫是真撫,余下賊亦不多……今果次第成功!保ā稐钗娜跸壬罚┤欢丝,孫傳庭也如被崇禎隨用隨棄的其他大臣一般困于牢中。

四年前,清軍破邊墻威脅北京,洪承疇、孫傳庭率陜西明軍赴京增援。不久孫傳庭與楊嗣昌、高起潛等矛盾激化,又受人誣告,崇禎聽信讒言,將其逮捕入獄。如今崇禎見殘局無人收拾,又將孫傳庭放出,令其接替被起義軍俘殺的汪喬年擔任三邊總督。
孫傳庭入獄三年,對外界的變化并不全然知曉,誤以為起義軍是烏合之眾,五千精兵足可平定,崇禎大喜。這三年間,李自成部起義軍浴火重生,從兵不滿千的微弱之旅脫胎換骨為虎視天下的百萬雄師,在河南多次殲滅明軍主力,而陜西原有的明軍精銳多已在遼東及關內命喪沙場。孫傳庭在獄中消息閉塞,崇禎卻對孫傳庭的自信相當滿意。


孫傳庭到任后發覺情況有變,向崇禎懇請增餉百萬、練兵二萬,如此才有勝算。崇禎不顧客觀形勢,反而批判孫傳庭出爾反爾,要求其“得餉一月,便當卷甲出關”(《國榷》),以兌現承諾。孫傳庭只得加緊練兵,崇禎則不斷催促進軍。孫傳庭認為招募的新兵訓練不足、不堪大戰,崇禎充耳不聞。孫傳庭無奈,于崇禎十五年九月出潼關南下,結果在河南郟縣被李自成、羅汝才聯軍大敗,又退回陜西。崇禎因無人可用,罕見地表現出對失敗的寬容,讓孫傳庭立功贖罪。




輕進寡謀 督兵屢潰
隨李自成部起義軍的快速發展,崇禎再次要求孫傳庭出兵。此時,孫傳庭統率的陜西明軍是除左良玉部外,朝廷在關內唯一可用的主力。兵部尚書馮元飆、兵部侍郎張鳳翔等大臣深知其中危險,向崇禎力爭孫傳庭部是朝廷僅有的“一付家當”,不可輕動。孫傳庭也自知起義軍兵力雄厚,希望爭取時間增兵儲餉。然而崇禎只求盡快消滅起義軍,對眾大臣及孫傳庭的意見置若罔聞,還加派監軍及使者不斷催促孫傳庭出兵。

孫傳庭明知勝算渺茫,但不愿違逆崇禎的命令而再落牢獄之苦,于崇禎十六年八月兵出潼關。此時距上次崇禎催戰導致郟縣之敗尚不足一年。孫傳庭攻克洛陽后本打算暫時休整,但畏于朝廷嚴令,不得不繼續南進,被李自成再次擊敗,明軍“死亡四萬余人,甲杖騾馬數萬,盡為賊有!保ā镀娇苤尽罚
此戰陜西明軍精銳盡喪,崇禎不反思自身急于求成導致大敗,反遷怒于孫傳庭“輕進寡謀、督兵屢潰”(《平寇志》),削去其兵部尚書和督師的職位,令其收拾殘兵牢守潼關戴罪立功。不久李自成攻克潼關,孫傳庭寡不敵眾,戰死沙場。崇禎的孤注一擲送掉了僅有的底牌,標志著明朝末日來臨。


《明史》載:“傳庭死,而明亡矣!币酝鶠殒倝浩鹆x軍及對抗清軍,明廷常抽調陜西三邊的精兵,如今在崇禎不斷催逼下,孫傳庭戰死,陜西也被李自成攻占,崩潰已不可避免。而對舍身盡忠的孫傳庭,崇禎的態度令人寒心:因孫傳庭陣亡于亂軍之中,尸身未曾找到,崇禎居然懷疑他詐死脫逃,拒絕給予贈蔭。崇禎的自以為是和刻薄寡恩,最終導致李自成進軍北京時,鎮守邊關及重鎮的大批文臣武將爭先開門迎降,不愿再為其賣命。  


尾聲


隨著洪承疇投敵、孫傳庭戰死,明朝已是油盡燈殘,崇禎臨朝時感嘆“朕非亡國之君,事事皆亡國之相”(《明史》)!皽\薄而易見,漏泄而無藏,不能周密而通群臣之語者,可亡也。很剛而不和,愎諫而好勝,不顧社稷而輕為自信者,可亡也!保ā锻稣鳌罚╉n非在一千四百年前的“神評論”,正是對崇禎自我感覺良好的辛辣諷刺。崇禎的迷之自信,終于將自己和明朝帶向煤山的不歸路。
1條評分 ,鮮幣+4
清水小墨 鮮幣 +4 合格至正規版,感謝分享,繼續努力! 2019-11-02
【版主招聘】新鮮中文網版主招聘專帖福利多多
 
广东11选5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