切換到寬版
  • 0點擊
  • 0回復

[歷史文化]【文化】長壽詞人張先:飲盡江湖,不過一杯風月 [復制鏈接]

上一主題 下一主題
 
樓主  發表于: 2019-11-01 16:17:44
大宋皇朝是一個十分復雜的朝代。
文官當道,點子多,道理多,陰謀多。轟轟烈烈兩百年,沉沉浮浮幾千人。范仲淹、蘇軾、王安石諸如此類,無人幸免跌宕的命運。
但有一人卻十分另類。他仕途低迷,卻詞途坦蕩;他政績全無,卻趣事等身;他名不在正史,而朋盡是大家。他一生庸庸碌碌,卻是無起無伏,小康頤享到天年。


他叫張先,字子野,浙江湖州人。曾經做了安陸縣縣令,所以又被人稱“張安陸”。他一生仕途平平,到四十歲才中了進士。而后又做過屯田員外郎,都官郎中等閑職,無甚建樹,也沒啥波瀾,混到75歲才退休;直到88歲,才壽終正寢,留下幾卷旖旎曲,一堆風流事。




長壽詞人張先:飲盡江湖,不過一杯風月
1
傷高懷遠幾時窮?無物似情濃。離愁正引千絲亂,更東陌,飛絮。嘶騎漸遙,征塵不斷,何處認郎蹤?雙鴛池沼水溶溶,南北小橈通。梯橫畫閣黃昏后,又還是斜月簾櫳。沉恨細思,不如桃杏,猶解嫁東風。
登高望遠,路的盡頭在哪里?你的影子又在何方,這世界,還有什么能比得上我牽引你的目光?東郊的土路上,楊花伴著黃塵,遮蔽了大半個天空,征馬的嘶鳴漸行漸遠,你的影子模糊成一個點,消散成一絲風。


回首,春光依舊。鴛鴦悠悠,春水溶溶,木蘭舟還在,想那時,小櫓南北穿梭,畫閣橫梯輕架。一樣的黃昏,一樣的簾櫳,一樣的月色玲瓏。只是少了你的影子,一切都變得沒有了生機。清風徐來,桃李搖漾,千瓣飛起,舞做紅雨。孤單如我,竟不如一瓣桃李,還可以嫁作春風,伴他天涯浪跡。
“不如桃李,猶能嫁東風!焙靡粋新鮮的比喻,桃李春風,天涯浪跡;好一個癡絕的女子,哪怕破碎了自己,也希望能隨他而去。而詞人,為什么竟能夠走進她的心里,窺見她深藏的秘密?
這位女子是他生命中的第一個女人。在他們情竇初開的年紀,他們互相敲開了彼此的愛情之門?墒悄莻美麗的女孩卻是一個庵里的小尼姑。
特殊的身份割裂不了她和塵世的聯系,嚴厲的師父幽鎖不住她蓬勃的青春。他們便偷偷地學起了'墻頭馬上','待月西廂',常常在夜深人靜之時用特殊的方式相約幽會。


后來,這段短暫的感情在老尼姑的強烈干預下還是無疾而終了。但是,張先和他的《一叢花》卻流傳于世,成為當時的流行歌曲。被歐陽修、晏殊深為贊賞,被戲稱為,'桃杏嫁東風郎中'。相傳張先首次拜訪歐陽修的時候,歐陽修激動得鞋子都來不及穿整齊就迎出門外。于是便有了'倒履迎客'典故。
'無物似情濃。'在張先漫長而旖旎的一生中,深情是他為詞的風格,多情是他為人的習慣。怡情是他永恒的追求,才情是他能流傳后世的唯一理由。




2
醉垂鞭(作者:張先)
雙蝶繡羅裙,東池宴,初相見。朱粉不深勻,閑花淡淡春。
細看諸處好,人人道,柳腰身。昨日亂山昏,來時衣上云。
羅裙上繡著雙舞蝶的女孩,從東池宴會遇見的第一眼起,便不曾忘記。那敷著薄薄胭脂的臉蛋,是春天里新綻的嬌花,悠閑清淡。你舞起曼妙的衣袖,無處不令人陶醉,那婀娜的細腰,猶如輕拂在春風里的柳條。我納悶為什么昨天山霧繚繞,原來是煙云漫上了你的衣袖。
寫詞是張先的日常,也是他與人交往的手段。業績平平的他就是用這樣的絕活贏得了很多舞娘歌姬的青睞。


在張先的165首詞中,送人的占大多數,而送美女的又占了大多數中的大多數。
傳說這首詞就是送給一位初相識的舞姬的,她還是一個朋友的家姬。狡黠的張先只用了寥寥數句就偷走了這位美人的芳心。
'昨日亂山昏,來時衣上云。'這是一句神來之筆。把女子舞蹈時旋轉的衣袂比喻成云霧,又及其夸張地將它和山中的云氣結合起來,營造了一種飄渺朦朧的意境。如同杜牧《阿房宮》里描述的一樣,'舞殿冷袖,風雨凄凄',都是對舞蹈藝術的最高褒獎。那該有多美麗而靈動的女子才能擔當得起如此美妙的描述!


這首詞傳世以后,不但這位女子如獲至寶,就是千年后的今天,讀來依然讓人心襟搖蕩。
在張先的筆下,還住著許許多多形形色色的女子。她們有的是永豐柳下撥弄素弦,唱著'心有千千結'的歌女,有的是青樓宴會上'彈到斷腸時,春山眉黛低'的彈箏女;有的是依樓獨立,看遍'樓前芳草年年綠'的孤獨留守女。幾乎每個人,他都曾用心地將筆觸升向她的靈魂,為她們鏤刻出獨特的那一個。
在北宋詞壇上,專為女子寫歌的名詞人恐怕就是劉永和張先了。但柳永將其作為謀生的手段,張先只是作為點綴生活的調味。所以,從這個角度,張先比柳永更自在,更優雅,更有才子的風流才華。




3
天仙子(作者:張先)
水調數聲持酒聽,午醉醒來愁未醒。送春春去幾時回?臨晚鏡,傷流景,往事后期空記省。
沙上并禽池上暝,云破月來花弄影。重重簾幕密遮燈,風不定,人初靜,明日落紅應滿徑。
暮春的正午時分,惱人天氣。淺睡被殘夢驚醒,濃愁還在酒杯沉醉。簾外飄來幾聲慢板,一如這暮春的柳絮,漸行漸遠,春去矣,幾時回?流年不再,鏡前白鬢,回首前塵往事,枉凝眸,空記省。
暮色漸漸降臨,沙灘上鴛鴦剪翼。月兒破云,瀉下一地清輝,花兒弄影,搖曳滿窗幽香。應是良辰春宵,只是無人與共,不如卻下簾櫳,守孤燈,聽驚風,想那明日小院,落紅成冢 。。。。。。


不問山河蹉跎,只管詩酒風流;蛟S是離皇帝太遠,張先從沒寫過范仲淹那樣的蒼涼和和深沉,他的煩惱和愁緒就像跌落在塵埃的星星一樣,明明暗暗,閃閃爍爍,似隱還顯,欲說還休。
“云破月來花弄影”,云遮了月,月破了云;月照了花,花弄出影。朦朧的美總是糾纏著千絲萬縷的關系,就像這云云月月,花花影影。而詞人的心也糾結著許許多多剪不斷理還亂的思緒,就像他另一首千秋歲中描摹的那樣,“心有雙絲網,中有千千結”。這些游絲和花影云月一樣,有些朦朧,有些慵懶,有些聊賴,有些說不出的落寞。


遙想張先生,或許是個敏感纖細,目光溫柔,手指纖長的細膩男兒吧,似乎他的心和他的眼都籠著一層薄薄的輕紗,所以才能寫出如此柔膩朦朧的意境。相傳張先一生雅號甚多,如“張三中”,“張三影”,都跟他的名句有關,而他自己則尤其偏愛張三影的雅號,因為他尤其愛寫影,是個不折不扣的弄影高手。據考證,他現存詞165首,而帶影的就有26首,可見他對這個字的偏愛。如影隨形,影是人最真實的投射,也是陽光的表面下藏著的最隱秘的一抹晦暗。這也許就是他最本真的內心流露了。


“往事后期空記省”。張先活到88歲,一路詩酒流風,鶯燕如影。相傳他到80歲的時候還娶了十八歲的妙齡女子為妾,并神奇地生育了兩個孩子。讓他的忘年交朋友蘇軾大跌眼鏡,寫下了優雅千秋詼諧萬古的名句“一樹梨花壓海棠”,單讀甚是美妙,配上前句,“鴛鴦被里成雙夜”,細思極恐!
“往事后期空記省”。也許在張先眼里,所有的良辰美景也只是短暫的存在,如同那些姹紫嫣紅,那些流鶯舞燕。他的心里或許還有更高遠的夢,只是無法實現,也就不再奢望吧。


往事后期空記省”。其實無論怎樣的人生,最終都是要交還黃泉的。人生快意不足百年。假設無法做到建功立業,彪炳千秋,那么能守一份豁達,一份淡然,也是好的。

1條評分 ,鮮幣+5
清水小墨 鮮幣 +5 合格至正規版,感謝分享,繼續努力! 2019-11-02
【版主招聘】新鮮中文網版主招聘專帖福利多多
 
广东11选5走势图